信息战在社交平台打响 俄乌战争考验科技巨头

对于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来说,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的军事行动已成为一个决定性地缘政治时刻,因为他们的平台已成为一场并行信息战的主要战场,他们的数据和服务是这场冲突的关键环节。

对于世界上一些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来说,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的军事行动已成为一个决定性地缘政治时刻,因为他们的平台已成为一场并行信息战的主要战场,他们的数据和服务是这场冲突的关键环节。

过去几天,在乌克兰、俄罗斯、欧盟和美国官员不断升级的要求下,谷歌、Facebook母公司Meta、Twitter、Telegram等公司被迫考虑如何使用这种权力。

上周五,乌克兰领导人恳求苹果、Meta和谷歌限制他们在俄罗斯境内提供的服务。接着,谷歌和Meta禁止俄罗斯国有媒体在其平台上销售广告。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还与欧盟高级官员讨论了如何打击俄罗斯的虚假信息。

与此同时,在俄罗斯和乌克兰被广泛使用的即时通讯应用Telegram威胁关闭与战争有关的频道,原因是虚假信息泛滥。Twitter表示,它将对所有包含俄罗斯官方媒体链接的帖子进行标注。Meta和YouTube表示,他们将限制欧盟对部分媒体的访问,以防止战争宣传。

战争是把双刃剑

对于包括Facebook、谷歌和Twitter在内的许多公司来说,这场战争是一个恢复他们声誉的机会。近年来,他们在隐私、市场支配地位以及如何传播有毒和争议内容问题上受到质疑。现在,他们有机会以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展示科技向善。

然而,科技公司也面临着棘手的决定。任何失误都可能付出高昂的代价,从而为欧洲和美国监管他们的业务增加动力,或导致俄罗斯完全封杀他们。

Facebook

Facebook

员工们称,公司高管们正在判断该怎么做。如果谷歌、Meta、Twitter和其他公司采取了一些措施,而不是其他期待中的措施,他们可能会被指责做得太少,看起来心不在焉。但是,对太多服务和信息采取限制措施可能也会切断普通俄罗斯人与数字对话的联系,后者可以抵制国家宣传运动。

“这些公司想要获得垄断全球通讯的所有好处,又不想承担被卷入地缘政治、不得不选择立场的责任,”洛杉矶智库伯格鲁恩研究所研究员雅艾尔·艾森斯塔特(Yael Eisenstat)表示,她曾领导Facebook的选举诚信业务。艾森斯塔特称,从许多方面来说,科技公司“在国际危机中处于一种无法取胜的境地”。

小心翼翼

科技政策专家、前欧洲议会议员玛丽耶·沙克(Marietje Schaake)指出,许多公司都在谨慎行事。尽管谷歌和Meta上周禁止俄罗斯国有媒体在其网站上销售广告,但这两家公司并没有像许多西方政策制定者所敦促的那样禁止这些媒体。

但是随着冲突的升级,这些公司已经采取了额外措施。上周日,谷歌地图部门停止显示乌克兰境内的交通信息,因为他们担心显示人们聚集的地方可能会带来安全风险。Facebook宣布,它已经击溃了一场亲克里姆林宫的影响力运动以及另外一场针对其乌克兰用户的黑客行动。

周一,Twitter开始对所有包含俄罗斯官方媒体链接的推文贴标签,以便让用户知道信息源。Twitter称,自乌克兰冲突开始以来,用户每天在Twitter上发布约4.5万次指向官方媒体的链接。

谷歌地图停止显示基辅交通信息

谷歌地图停止显示基辅交通信息

沙克现在担任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国际政策主任,她认为这些措施还不够。她表示,这些公司必须封锁俄罗斯的宣传渠道,针对他们的人权和民主信念制定更清晰的政策,这些政策可以适用于俄罗斯以外的国家。

“这是在巨大压力下进行的干预,也凸显出了长期以来没有采取的措施。”沙克表示。

其他人警告称,如果这些平台在俄罗斯被封锁,将会产生负面后果。俄罗斯记者、审查专家安德烈·索尔达托夫(Andrei Soldatov)表示:“这是公众就正在发生的事情展开辩论的最重要场所。如果Facebook屏蔽了俄罗斯公民的访问,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个好迹象。”

苹果公司周二表示,已暂停在俄罗斯的所有产品销售。俄罗斯官方媒体《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新闻在俄罗斯境外的苹果应用商店已无法下载。

谷歌周二证实,已经将《今日俄罗斯》等俄罗斯国家资助的出版商从其新闻相关功能移除,包括谷歌新闻搜索工具,以打击虚假信息传播。

Telegram的遭遇

Telegram的遭遇就说明了他们面临的竞争压力。这款应用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备受欢迎,因为人们可以在上面分享关于这场战争的图片、视频和信息。但是,它也成为了战争错误信息的聚集地,比如来自战场的未经证实的图像。

上周日,Telegram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向他的60多万粉丝发布消息称,他正在考虑屏蔽乌克兰和俄罗斯境内的一些与战争有关的频道,因为它们可能会加剧冲突,煽动民族仇恨。

用户们对此感到惊慌,他们表示自己依靠Telegram获取独立信息。不到一小时后,杜罗夫改变了想法。“许多用户要求我们不要考虑在冲突期间禁用Telegram频道,因为我们是他们唯一的信息来源,”他写道。Telegram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今日俄罗斯》电台入口

《今日俄罗斯》电台入口

知情人士称,Meta内部情况一直“很混乱”,因为其应用上有大量俄罗斯虚假信息。Meta安全团队负责识别和删除Facebook和Instagram上由国家支持的虚假信息。两名员工表示,该团队的俄罗斯专家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并定期与Twitter、YouTube和其他公司就他们的发现进行沟通。

长期以来,Meta安全团队一直在争论是应该在其平台上限制俄罗斯最大的两家国有媒体网站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还是给它们的帖子打上标签以清楚地标明来源。美国国务院在1月份的一份报告称,《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是“俄罗斯虚假信息和宣传生态系统中的关键元素”。

员工们说,Meta高管拒绝采取这些行动,认为这样会激怒俄罗斯。但在战争爆发后,Meta全球事务负责人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周一宣布,该公司将在欧盟范围内限制对《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访问。

俄罗斯、西方政府前后夹击

科技公司现在面临着来自政府的两种主要类型的战争相关要求。俄罗斯正在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越来越多地屏蔽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和该国境内的其他信息。莫斯科已经严格限制用户访问Facebook和Twitter, YouTube可能是下一个。周一,俄罗斯要求谷歌屏蔽其平台上与战争有关的广告。此前,俄罗斯已在上周日下令取消对亲克里姆林宫、与乌克兰有关媒体的限制,但没有说明将如何执行该命令。

与此同时,西方官员正在敦促这些公司封锁俄罗斯国家媒体和宣传运动。周一,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的领导人致信Meta、谷歌、YouTube和Twitter,要求它们暂停亲克里姆林宫和官方政府账户,包括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

“在威权政权试图将我们社会的开放变成武器以破坏和平与民主之际,网络平台提供商和科技公司需要表明立场。”信中称。

在法国,该国数字政策部长Cédric O周一会见了YouTube负责人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在前一天的电话会议上,谷歌CEO皮查伊与欧盟两名高级政策制定者维拉·朱罗娃(Vera Jourova)和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讨论了打击俄罗斯政府支持的虚假信息。

乌克兰副总理上周五呼吁Meta、苹果、Netflix和谷歌限制在俄罗斯境内使用他们的服务,以孤立该国家。“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持,”他在写给YouTube的信中说。美国政策制定者也要求取缔俄罗斯的宣传运动。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人们明确认识到了这些平台的力量,”沙克说,“我从未见过如此高层的政治活动,旨在推动公司采取更多行动。”(作者/箫雨)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凤凰网科技”。

  • 发表于 2022-03-03 10:28
  • 阅读 ( 418 )
  • 分类:前沿科技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大风起
大风起

17 篇文章

作家榜 »

  1. 大风起 17 文章
  2. 周至柔 8 文章
  3. 乔峰 2 文章
  4. Samantaibi 0 文章
  5. Ashleislot 0 文章
  6. Claudislot 0 文章
  7. wLMfPYKiVqG 0 文章
  8. SandMon krtyuiopasdfgnbvcmaqwerty www.aol.com 0 文章